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评论时代需要更多的文学新血

发布时间:2019-12-08 14:24:11

评论:时期需要更多的文学“新血”

在近日举行的80后作家王萌萌志愿者长篇小说三部曲研讨会上,文学评论家白烨指出,“80后开始作为一个群体被社会关注,已10年了。每一年都会出现很多80后作家,但社会上普遍关注的,好像只有郭敬明和韩寒。我觉得现在80后文学面临一个发展失衡的问题”。(见7月5日《光明》相干报道)

这1现象的产生,原因比较复杂,其体现的不止是文学问题,也有市场、阅读群体和浏览趣味等发生了变化的因素,而要改变这个失衡现象,需要更多像王萌萌这样的年轻作者,拿出扎扎实实的作品来,王萌萌在5年时间里,创作了三部以志愿者为主人公的长篇小说,应该引起社会重视

这几年,在文坛上或畅销书出版界,郭敬明、韩寒等人,是我们熟知而当红的80后作家,他们都以畅销书写作闻名,具有广泛的“粉丝”读者群体,并且在图书出版市场上具有品牌号召力

,尤其是郭敬明、韩寒在文化人格模式上已经带有了“明星”特质,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文学偶像。除此之外,还有我们熟习的张悦然等人。这些80后作家进入文学界,在文学市场上呼风唤雨,创造着文学财富。他们的文化人格、文学作品和文学影响,具有时尚化、消费化、市场化和商业化的特征,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文学理念,自己的文学趣味,和他们处理文学与市场、文学与读者等关系的态度和方式,这些对传统文学的格局、观念带来了冲击,在文化界经常引发争议,但不管怎样,他们的文学行动被看作是重要的文化事件,这些青年作家被看做是文坛的重要生力军,他们确曾给我们的文坛,我们的文学,带来了新的启示,带来了文学活力。

对文学界、文学批评家和读者来说,作为一个时代的文学群体,80后年轻作家曾被看做是中国文学的未来和希望。但是,在目前看来,活跃在文坛上的主要的还剩下郭敬明、韩寒等人,这很有些“两间余一卒 ,荷戟独旁皇”的意味。尽管郭敬明、韩寒是80后作家的翘楚,但他们的成功更多的是个人的、属于自我的,或说他们的成功尚不能说是80后文学群体的成功,不能整体推进80后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更不能代表80后作家的文学整体水准。所以,我们的文学批评家说现在“社会上普遍关注的,好像只有郭敬明和韩寒。80后文学面临一个发展失衡的问题”

,的确是需要我们关注的文坛现象。

近日看到,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对好友麦家当选浙江省作协主席表示祝贺时说:自己“作为一个省的作协主席,主要任务就是为会员作家们做好服务工作,尤其是要提供一些平台,提高文学气氛,提携文学‘新血’,让青年作家能快快成长起来。”阿来对青年作家、文学新人一向不遗余力给予提携和切实关心,他兼任院长的巴金文学院已连续4年举行四川青年作家培训班,阿来还主编了一套巴金文学院签约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说集》系列,目前已为11位青年作家出书。麦家得知阿来的祝贺后说,阿来提携文学新人“跟我内心的想法不谋而合”,自己除要抓好创作外,“将会重点利用自己以往的创作经验和影响力,在扶持刚上路的无名作家、提高文学氛围等方面有所作为。”

这些作家纷纷表示要提携文学“新血”,虽然不是针对80后作家失衡现象而言,但这仍是包括80后作家在内的年轻作家培养和成长的问题。80后作家怎样成长起来,或说怎样扭转这类“80后文学面临发展失衡的问题”?这也仍是一个提携文学“新血”的问题。

这使人想起世界文豪歌德对作家成长的看法:作家的成长,需要有一个充满着精神文化潮流的土壤和环境,人们酷爱思想、智慧、浏览而又有历史感,具有浓厚的文学氛围、精神氛围,这构成时代和民族的精神和文化的性情与特质,这是一个作家在这种时期和民族的性情与特质陶冶下成长起来,并使自己的文学永葆生命力的基础……

除此之外,80后作家也好,其他年轻作家也好

,还需要有才力,有定力,而更需沉寂、思考和浏览,尤其是在这个浮躁和诱惑丛生的当下,能够保持自我的独立和苏醒,能够不断地超出、否定自己,维系内心的一分纯净,固守自己的文学信仰和寻求,才能真正地傲立于文坛。杜浩

标签:郭敬明 韩寒 提携 王萌萌 作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