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符文猎手 第三十章 迟到的光明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9:13

符文猎手 第三十章 迟到的光明

德莱尔张开蝠翼从马背上飞到半空中,一边后退一边用双手在自己身前编制起层层叠叠的魔法防御。虽然在理论上来说,同等位阶的施法者不必畏惧那些纯靠肌肉的武夫,但他却在埃尔身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那是一种被狩猎的感觉,就像是在丛林中被食物链顶端的霸主锁定的猎物一样。这让德莱尔大惊失色,顾不得维持形象便直接显露出了恶魔的形态。

埃尔双眼中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如同鬼魅般从南方军团的阵列中穿插而过。普通的南方军士兵就算看到了他的身影也来不及反应,刺出武器命中的只有残像。相反在埃尔这边,他手中的斧头挥舞成一片水泼不进的旋风,将所过之处所有敌人都席卷进来,碾成肉酱。

区区残肢断臂还不至于让德莱尔如此失态,真正让他吃惊的是埃尔的态度。同样身为军队的指挥官,他无法理解埃尔放弃指挥战斗孤身一人闯过来的这种鲁莽行为。在他看来,就算埃尔能够制服自己,在他浪费的这段时间里也足够南方军团突破伊斯塔伦的防线。

他当然不可能知道,在对面的伊斯塔伦军队中,要抡起军事素养,哪怕是一个基层军官都要比埃尔更加称职。埃尔对此也颇有自知之明,在指挥方面他一般只负责制定目标,剩下的具体操作全部下放给下级军官。

混杂在南方军士兵之中的恶魔固然是一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要落到德莱尔身上。当埃尔注意到德莱尔手中的黑色能量球时,就意识到必须擒贼先擒王

,于是他二话不说开启了风暴突袭向德莱尔直冲过去。

军人之间的默契往往在一场战争中就能培养出来,当他冲出去之后,帕兰蒂立刻退回防御战线,接替了埃尔的位置开始狙击恶魔,同时提米带领着骑兵部队按照原计划继续撤退。新加入的阿尔莱特和罗森对于这种默契还有些不太适应,但他们的军事素养同样不差,在这个时候明智地没有提出异议。

一声震耳欲聋的狮子咆哮在身后响起,让所有的南方军士兵都忍不住捂起耳朵,那是帕兰蒂所继承的能力,同时也是她开始狙击恶魔的信号。埃尔心中一定,骤然加快速度,狂风一般从南方军的阵列之中横穿而过。(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两名骑士迎面冲上来,他们手中的长剑散发着不详的黑色能量,与德莱尔刚才收集的负面气息如出一辙。普通的南方军士兵就是在这种武器的影响下性情大变,瞬间从羔羊变成了饿狼。

虽然不知道这种武器还有什么功能,但想来都和恶魔的力量脱不开关系,埃尔没有兴趣用自己的身体去尝试,也懒得和他们纠缠。这两名骑士虽然都是技艺精湛的精英战士,但他们的动作在埃尔眼中缓慢无比,可以说是破绽百出。

两支长剑在埃尔头顶掠过,而他早已蹲下身去,与长剑几乎擦肩而过。一击失手的骑士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只把这当做幸运的巧合,但其实全都在埃尔的计算之中。他紧握住斧头从左到右横向一斩,两匹战马的前蹄顿时应声而断。

两名骑士失声惊叫起来,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埃尔以鬼魅般的速度切断了马蹄,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倒,本来以他们的战斗经验足可以在坐骑倒下之前跳开,可是埃尔的身影已经穿到他们二人中间,手中斧头左右一划,两个人的腰间顿时爆开两道血花。

埃尔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其他的骑士还没有完成合围,他抬起头便看到德莱尔扇动着蝠翼正欲后退,但是还没来得及跑远,他的心情顿时爽朗起来。

德莱尔眉头微皱,作为一名施法者,他的体能远远比不上自己所鄙视的武夫,不过这种缺陷在恶魔的特性面前几乎不成问题。但就算他能使用恶魔力量强化自己的身体,也没有相应的战斗经验,完全跟不上埃尔的速度。

留给他的时间,每一秒钟都在成倍的缩短。当他还在耻笑埃尔的鲁莽时,对方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根本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布置时间。来不及仔细思考,德莱尔大喝一声,双手向下一按,将自己所掌握的所有范围性瞬发诅咒法术一股脑地砸了下去。

漆黑色的波纹从他的手掌中扩散开来,埃尔冲刺的脚步猛然一滞,腿上像是挂住了锁链一样难以自拔。看到德莱尔飞快后退的身影,埃尔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看来这位少爷是把自己当成了只能近身肉搏的战士,难道他看不到自己背后形状与同类迥异的龙牙弓?

想要和一名猎手拉开距离,无异于自寻死路。

范围性的诅咒法术同样阻拦住了南方军骑士的脚步,同样的诅咒力量扩散到他们身上,几乎把周围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不会动的雕像。而埃尔本身有符文的力量保护,对诅咒的抵消非常明显。

他反手取出龙牙弓,瞄准德莱尔的面门缓缓拉开。虽然已经知道头颅并非恶魔的要害,但施法者的法术却需要吟唱,埃尔不相信轰爆他半张脸之后,这家伙还能有什么作为。

冰冷的寒意瞬间刺痛了德莱尔的神经,当他看到埃尔张弓搭箭时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算,不过对于眼前这种情况他也并非没有准备。德莱尔悄悄地捏碎了手腕上的一个精致的魔法护符,一个透明的魔法护盾立刻出现在他身边。防护箭矢立场基本上是所有施法者在战斗中都必然会准备的一个防护手段,而他的这个护盾隐隐带上了几分黑色,肯定是添加了作料。

在埃尔松开弓弦的同时,德莱尔也冲着他张开手掌,一张充满坚牙利齿的血盆大口突然出现在他的手心里,吐出一道黑色带有腥臭味道的烟雾。

埃尔的飞箭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在防护箭矢立场上刺入整整十厘米之深,就在德莱尔刚松下一口气的时候,一道蓝色的虚影从箭上飞出,沿着原先预定的轨迹,毫无阻碍地穿破了防护立场,径直贯穿了他的肩头!

望着向自己扑过来的黑色烟雾,埃尔正要闪身躲避,但就在他想要趴在地上滚出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动作,紧绷着的脸色也松懈下来。

一道熟悉的阳光从天空中降下,将黑色烟雾笼罩在其中,两种截然相反的正负能量在半空中激烈地纠缠了片刻,然后各自化为乌有。

“德莱尔先生,我想现在可以停战了吧?”

蒙着面纱的魔术师少女牵着马,从清晨的阳光中走来。她手中的法杖顶端散发着夺目的光线,将徘徊在周围的诅咒气息逐渐驱散。

“你是……兰斯塔特小姐?”德莱尔捂着受伤的肩头,惊疑不定地望着突然出现在两军阵中的少女。从少女手中发出的光芒温暖和煦,但却让拥有恶魔血统的他变得束手束脚起来,就像是陷入泥潭里的鱼一样失去了自由。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确认了眼前少女的真实身份。在伊斯塔伦这个偏僻的北方领土上,能够操纵光芒的少女恐怕仅此一位。尽管奇科子爵在汇报流亡者的情报时,再三强调过这位以森林狼后裔执掌伊斯塔伦难民主导权的少女颇为神秘,但当时德莱尔并未将之当成一回事。

直到如今见面,真正感受到她的力量之后,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忍不住在心里面暗骂一句,居然又特么是白银位阶!北方的白银位阶像大白菜一样不值钱吗?

“宣布停战吧,埃尔将军和德莱尔少爷,我们并非为争斗而来,如果凯末尔家族想要里尔镇的土地,交给他们也无所谓。”蒂雅娜走到两个人中间,停下身沉声说道。

“兰斯塔特家的人有资格对伊斯塔伦的土地指手画脚吗?”埃尔与蒂雅娜隐晦地对视了一下,他立刻沉下脸怒喝道。

“没能在迎接您到来之前铲除这些蛆虫,这是我的失职,兰斯塔特小姐。”德莱尔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从半空中落下来,对蒂雅娜露出微笑道:“不过请原谅我的冒昧,到现在维持,我对您所持的立场还有些迷惑。”

“如果你想听故事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喝杯茶慢慢聊,但是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停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蒂雅娜冷眼看着德莱尔,语气坚决地说道:“这不是请求,德莱尔少爷,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我方将会选择加入战场。”

少女举起法杖,在地上轻轻一顿。随着像是鸡蛋壳破碎的一记轻响,空气中的光线突然扭曲起来。

扭曲的光线化作点点碎片四散开来,南方军的士兵顿时一阵哗然。一支全副武装的伊斯塔伦军队凭空出现在他们侧翼不到百米远的地方,队伍的首尾一直延伸到山丘的另一端,仅从规模上看,人数就绝不少于两千以下。

德莱尔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低下头去。

“这是你的胜利,兰斯塔特小姐。”(去读读om)(江苏)

太原治疗卵巢炎医院
常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昆明牛皮癣医院
太原治疗盆腔炎方法
常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