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仙武同修 1882 大吃一惊_1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3:07

仙武同修 1882 大吃一惊

雨郡王面‘色’痛苦不堪,被那一束刀气,‘洞’穿‘胸’口,难过无比。--

偏偏又动弹不得,心中憋屈到无以复加。

“找死,敢伤郡王,杀了他。”

见到雨郡王这般惨状,其数量颇为庞大的随身护卫,怒不可揭,朝着萧晨冲杀过去。

嗖嗖嗖!

人影横空,这些人皆是星君‘精’锐,实力不俗。

萧晨拉动神影弓,魂力就已消耗完毕,又与雨郡王大战一场。

实力消耗大,一身实力,还能发挥五成左右。

面对这么多的敌人,明显有些难以匹敌。

“你们这帮渣渣,敢人多欺负人少,没‘门’。”

当蓝洛郡主惊呼一声,准备让大哥父亲出手之时,萧晨背上窜出一个身影。

正是银刀xiǎo魔僧彦尘,其凌空一指。

天心指,横扫而出。

xiǎo和尚以天心诀融合佛‘门’功法,自创的天心指,威力庞大之。

一指diǎn出,当其冲,便将最前面那帮人,重重弹飞。

倒地之后,深受重创,口吐鲜血,痛的昏死过去。

最前面几人,更是惨不忍睹,被这一指diǎn的尸骨无存。

嗖嗖嗖!

还没完,xiǎo和尚身形闪烁,粉嫩嫩的拳头,一拳轰出去。

圣尊不出,每人能挡住他一拳之力。

不出片刻,破碎的校场上,还能挡住xiǎo和尚的,也就跟着雨郡王一起来的那几个圣尊。

不过xiǎo和尚,如今脱胎换骨,‘肉’身重塑。

更得到赤血王留下的天心诀,其悟‘性’比之萧晨,都要变态许多。

领悟出来的天心指,更是强的没边。

当日萧晨,也不是没想过,将天心诀与自己的灵犀一指相融和。

可尝试一番,发现当真不是那么容易。

其中涉及到的难diǎn,实在多,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天心诀与箭术相融。

再得到神影弓的情况下,被萧晨闯出另外一条来。

雨郡王‘侍’卫两大圣尊领着几名星君后期的高手,合力大战xiǎo和尚,却只是勉强扛住。

有着‘肉’身优势的xiǎo和尚,灵活无比,重回婴儿的他,反而更加强大。

如此局面,看得人大跌眼镜。

尤其是先前一些,与xiǎo和尚争吵之时,鄙视其为xiǎo屁孩不屑一顾的龙家弟。

感到后背微微发凉,这等实力,若是一拳轰在自己身上。

想想看,那后果真是有些恐怖。

连圣尊都有些不敌,换成是他们的话,恐怕一拳就得被打爆。

“可恶,可恶,可恶!”

空中雨郡王,嚎叫不已,好几名随从过去,想要化解那一抹紫‘色’刀光。

皆发现,有些束手无措。

那一束妖异之的紫‘色’刀光,宛如实质,可又带着梦幻般的飘渺和虚无,让他们感到一阵无从下手。

平生所,都解释不了,这等刀法究竟是如何生成。

“公,在等待一下,等一下,这刀光的威力,正在慢慢减弱。”

几名老者,围在雨郡王身边,额头汗水不断流下,焦急无比。

“我等不了!”

雨郡王怒吼一声,双手握在那一束刀气上,用尽浑身力气,一diǎndiǎn将其拔出来。

没拔一寸,痛的撕心裂肺。

看上去只有这一束刀光,‘插’进了雨郡王的‘胸’口,实际前面萧晨以刀造梦。

在无形之中,已将刀光深入了其识海之中。

那些深入识海和‘肉’身早起刀光,无影无形,此刻要拔出来。却是有成千上万缕,犹如倒钩一般,其痛苦和伤害,其可怕。

翱不已的雨郡王,脸上‘露’出果断的神‘色’,咬牙硬生生将这一抹刀光给拔了出来。

“萧晨,我要你死!”

其披头散发,身形狼狈,眼窝深陷,再无先前半diǎn风。

怒吼一声,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气息,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在整个校场上。

天穹之间,一个皇朝的无尽身影,在虚幻和现实之间,若隐若现。

可怕的皇朝之威,从那上方弥漫出来,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感到一阵巨大的压力。

脚跟发软,有些站立不稳。

“完蛋,这雨郡王要搏命了,他想以自身血脉,强行撼动皇朝底蕴。以无上皇威,碾碎萧晨,这是要同归于尽啊。”

“除非身居王位,或有炎黄口谕,才可真正调动皇朝底蕴。他身位郡王,可还远远不够!”

“快走,快走,雨郡王疯了。”

校场停留的龙家弟,还有侯府家将,全都面‘色’大变,纷纷逃散。

咻!

可就在那可怕的皇朝底蕴,即将具象化为一座座古老的城池之时,高台上,窜出一股王者意志。

此股意志一出,让四方万里,所有人都产生‘欲’要dǐng礼膜拜之心。

轰,天穹间那可怕的皇朝底蕴,被这股意志,一击即溃。

“来人,给雨郡王疗伤。”

高台上一直沉默不言的龙腾候,挥手间打消雨郡王的这疯狂一搏后,次开口。

嗖嗖嗖!

侯府中顿时窜出诸多高手,不由分説控制住雨郡王,将其带走。

“都散了吧,此次演练到此结束。”

龙腾候起身,并未看萧晨一眼,带着侯府高层转身离去。

倒是龙岩,起身之后,深深的看了萧晨一眼。

今日,他真是被这位白衣刀客的风采所震撼,哪怕是皇,或许也就不过如此吧。

不对,皇们的修为,或许会比萧晨高。

但这一抹风采,这一股霸气,当朝皇,能与萧晨相比的,绝对是屈指可数,凤‘毛’麟角。

瞧得萧晨视线转了过来,连忙转身,跟着父亲离开了此地。

呼哧!

蓝洛则是没什么顾忌,轻轻一飘,落到了萧晨身边。皱眉道:“你没事吧,这雨郡王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这般针对你,我真是看错了这人,先前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和他一起加入神剑阁。”

萧晨看着前方,淡淡的道:“还好,xiǎo和尚帮我挡住了这些人,你父亲又阻止雨郡王的拼死一把,我并无大碍。”

雨郡王被带下去,其随从‘侍’卫,无心恋战。

可现在却不是想走,就走的。

xiǎo和尚存了心,要好好教训一番这帮人,根本就不让他们撤。

“xiǎo祖宗,我们错了,让我们走吧。”

“别打了,你这xiǎo孩,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两名圣尊苦苦支撑着,那些星君后期的老者,却是被打的没了脾气。

粉嫩嫩的xiǎo拳头,敲在身上,真的是痛不‘欲’生,一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一般。

“准你们人多欺负我大哥,就不准我欺负一下你们吗?还有没有王法和天理,不把你们揍趴下,绝不罢手!”

説的一脸义正言辞,婴儿xiǎo脸上,却是一脸坏笑。

xiǎo和尚其实纯粹就是手痒,憋了那么长时间没动手,这次动手,自己都有些收不住。

如此局面,看的龙家弟,目瞪口呆。

的确是货真价实的xiǎo祖宗,谁见了都得头疼,这萧晨和xiǎo和尚,一对“父”组合实在有diǎn无敌。

一个比一个可怕,谁能想到看上去人畜无害,可爱无比的xiǎo和尚。

居然比萧晨还要暴力,让人感到畏惧。

蓝洛看到这有些违和的局面,也是感到一阵惊讶,不过想起一事,脸上突然变得忧愁起来。

“不好,你这得罪了雨郡王,其背后的云亲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将你‘弄’成,皇朝通缉犯,那麻烦就大了。”

萧晨却是不以为意,轻声道:“这正是你父亲想要看到的。”

“啊!”

蓝洛娇容大变,‘胸’前起伏,实在有些惊讶。

北京鲁院习,趁着午休,写的一章。有北京的朋友嘛?有时间的话,可以请吃饭。聚一聚。--30245dsuaahhh-->

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郑州市妇幼保健院
郴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金华妇科医院哪里好
潍坊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