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李易峰终究有演技了可动物世界真能扛起重工

发布时间:2019-04-04 02:26:05

文丨云飞 暑期档正式登临之际,也是暂别2018上半年之时。眨眼之间,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迎来强势回暖,上半

文丨云飞

暑期档正式登临之际,也是暂别2018上半年之时。眨眼之间,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迎来强势回暖,上半年票房累计收入320.31亿元,与去年同期271.85亿元相比增长17.82%;国产电影票房为189.65亿元,相比去年105.31亿元上涨80.1%,其份额也从38.74%上涨到59.21%。

暑期档也迎来了开门红。承前启后的上周,迎来了暑期档第一部重头国产片《动物世界》。这部由导演韩延执导,李易峰、周冬雨等主演的国产新片,终结了《侏罗纪世界2》的单日票房14连冠,以2.53亿元拿下周票房冠军;而在口碑端,有维塔工作室加持的《动物世界》,也取得了7.4的豆瓣评分,“华语工业新高度”的评价此起彼伏。

《动物世界》的话题很足,日本IP、二次元电影化、李易峰大银幕代表作,但最让影迷热议的其实是其“重工业属性”——只是,《动物世界》真能扛起华语电影重工业的大旗吗?

能玩转类型片的80后导演中,韩延算一个

如果说第五代第六代导演有深厚的美学功底、片场摸爬滚打多年的积淀,那末80后的新生导演们,一面接受着好莱坞大片的视听轰炸,一面又吸收着先辈的光影营养,其视角更加多元。

1982年出身的韩寒,历经《后会无期》《乘风破浪》历练,其电影美学风格与小说步调一致,滑稽戏谑中带有洞穿生活本真的智慧;

1989年生人的毕赣,则以《路边野餐》一鸣惊人,取得洛迦诺电影节最好新导演,如今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还入选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

香港导演麦浚龙,也是出生于1984年的80后,执导的《僵尸》拓宽了传统港产恐怖片的表现内涵与外延,其犯法片《风林火山》广受关注……

可以说,80后导演已成为影坛不可疏忽的新生力量。肖央、郭帆、韩寒、田羽生、毕赣、麦浚龙、张荣吉……在众多优秀的80后导演中,韩延拥有一席之地。

韩延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还是2012年的《第一次》,彼时Angelababy尚没有因《跑男》跻身一线,《第一次》还是一部散发着少女心的、不成熟的普通爱情片;韩延的真正闪耀是在2015年,《滚蛋吧!肿瘤君》把僵尸片元素、二次元漫画、小妞电影等诸多元素熔于一炉,成绩了白百何的代表作,虽后来代表内地冲奥争议不小,但仍证明了其导演水准;到了《动物世界》,叫好声已把这位80后导演淹没。

改编自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的《动物世界》,有鲜明的架空风格。在一艘名为“命运”的游轮之上,鄙弃道德准则的赌博游戏正在进行。103个来自全球各地的落魄男子,背负了巨额债款,不得已为命运奋力1搏。只需要石头、剪刀、布的游戏,看似简单,但无时无刻不在尔虞我诈、机关算尽的高度紧张当中。游戏通关者,能免除一身债务,重获自由;而游戏失败者,不能不面临活体实验的悲剧。

“命运”号邮轮的上层区域,则是达官显贵们的聚集地,他们居高临下俯视底层游戏区的“蝼蚁”,以他们的命运走向来下注……在赤裸裸的利益眼前,所谓的攻守同盟随时瓦解、互信互助能在瞬间反转、社会属性也被尽数剥夺。

把《赌博默示录》改名为《动物世界》,就显示出导演韩延的野心——人之所以为人,是由于有文明体系与道德束缚,一旦逾越了底线,就成为只剩生存本能的动物。

用简单的胜负游戏来出现人性的阴暗面,在“命运”号的封闭空间中集中展现,把二次元漫画用商业片元素包装,并最终探讨人性的善与恶,可以说,这位80后导演在把握商业类型片上已炉火纯青,有深厚成就。

强力主角光环附体,李易峰真能“打部份人脸”?

作为人尽皆知的“初代流量”,李易峰面临着和吴亦凡、鹿晗等人同样的尴尬:当吴磊、刘昊然和“三小只”已强势突起,“初代流量”给自己贴上“小鲜肉”的标签已不合适;但是由于缺少大银幕/小荧屏代表作,称呼他们为演技派更不合适——岁月如梭,曾粉嫩的少年鹿晗已到了奔三的年纪,而1987年出身的李易峰,已31岁了。

是时候来证明自己了。这位通过选秀节目出道的艺人,已在娱乐界浮沉10年,算得上见惯了风雨,也习惯了浮沉。虽然坐拥万千粉丝,有了《古剑奇谭》等人气作品,但其《盗墓笔记》《栀子花开》等作品其实不尽如人意。

出演《老炮儿》,李易峰本可迎来翻身仗,取得了百花奖最好男配角,但击败段奕宏虽证明了他的高人气,却也遭到了群嘲和质疑;与廖凡搭档《心理罪》,稀松平常的电影品质与遭到廖凡碾压的演技,又让李易峰再次“受伤”。

可以说,李易峰所代表的“流量主”,在粉丝和观众心中评价两极,前者视偶像努力、上进、励志;而后者则给出毫不留情面的批评,“面瘫”“无演技”“油腻”等。终于迎来代表作《动物世界》,李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发言,颇有隔空喊话的味道:

“我不是个有天赋的演员,但好在我是有观众缘的人。很感谢大家积极评价我的演技,给了我很多夸奖,我看得出多是真心的,不是为了哄我开心。这也打了一部分人的脸,希望他们不要太疼。”

作为《动物世界》当仁不让的男主角郑开司,李易峰的表现可圈可点。在人物塑造上,《动物世界》中的郑开司,是完善男主,对演员相当友好:

进入“命运”号之前,郑开司是父亲被绑走、母亲昏迷在医院,而自己只能在游戏厅扮演小丑的loser,他被主管欺侮、被朋友诈骗、护士女朋友还被患者性骚扰……登上船之后,郑开司仿佛开启外挂,逻辑学、心理学、数学、医学知识顺手拈来,第一次进入步步杀机的“动物世界”却成功翻盘。

但是,也正由于强力的男主光环,郑开司角色缺少前后通顺的逻辑性,人物成长与性格变化难言冷艳,李易峰的表演也随即掉分。

炫技色采浓厚,“重工业”仍任重道远

80后导演们大多对类型片出现具有较强的把控力,韩延在《滚蛋吧!肿瘤君》中对爱情、丧尸、二次元的熟练把控,直接平移到了《动物世界》中。为了让架空世界看起来更真实,《动物世界》做了有益尝试:

赌场风云桥段,赌徒之间的心理与智力角力,具有天然的强情节元素,承当着抓人心弦的叙事功能;

石头、剪刀、布三种简单牌型的排列组合,则有了悬疑推理的气息,通过可视化出现牌型增减,情节烧脑指数得以跃升,并引入了心理学、逻辑学等经典概念;

男主角郑开司对“小丑”的自我臆想,自然而然添加了地铁中与怪兽搏斗、在城市街道飙车的视觉奇观,与《滚蛋吧!肿瘤君》中的打丧尸一脉相承。

可以说,《动物世界》是一部优秀的国产类型片。由于维塔工作室的加持,《动物世界》的殊效部份摆脱了以往抠图的困境,出现出较高水平,也被视作全片的高光部份。使人惋惜的是,小丑与怪兽的华丽出现,只是浮在主角郑开司“臆想”的表层设定之上,并未对剧情有推进作用——它是附着在《动物世界》上绚丽的外衣,但可惜是无效表达,最终有炫技之嫌。

不过,对水平线之上质量就表现出相当宽容的中国电影观众,终究给了《动物世界》“重工业之光”的好评。犹如《红海行动》《战狼2》等片问世时,观众对国产主旋律电影喊出了比肩好莱坞的口号一样,《动物世界》所代表的“重工业”更多像是宣发的“交口”,而非实打实的工业能力跃进。

看看2018年上半年国产电影的票房排名吧,《前任3:再见前任》《后来的我们》《超时空同居》《无问西东》……这些青春、爱情、喜剧、奇异等轻量级的电影,照旧是中国电影的主流,而《动物世界》,票房终点可能仅为5亿而已。

相干Tags:

6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
婴儿睡觉出汗
婴儿手心出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