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我欲封神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子无间

发布时间:2019-12-04 10:05:23

我欲封神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子无间

十天之后,唐禹和吕布的比赛迫在眉睫,而唐禹却全然不在意,此刻的他,正陪伴着自己的父亲下棋

那天,唐无云苏醒的那一刻,第一句喊得名字就是唐禹,唐禹感受到浓浓的父爱,心中无比幸福,激动的话语溢于言表,直到最后,他们两人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唐无云问唐禹的第一句话是:“禹儿,你的病治好了吗?”

顿时间,唐禹痛苦涕零,他绝对没有想到,唐无云被封在千年寒冰中数年之后,依旧对唐禹的关心有增无减,父爱无边!

两人相认之后,宗主给唐无云安排了一个安静的住所,唐禹时常来此陪陪他的父亲,陪他下下棋。

父子博弈。

“呵呵,禹儿,你可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输给义父吗?”

唐无云精神饱满,红光满面,精气神都在短短的十天之内,达到了巅峰境界,而且还有很大的不同之处。

此刻他笑呵呵的看向对面眉头紧皱的唐禹,一脸慈爱,他对唐禹这个义子,只能用一句话来描绘,那便是:唐禹就是他的亲儿子!

唐禹此刻紧皱眉头,他怎样都想不明白,自己的精神力强大,脑袋反应十分的敏锐,为何一局棋竟然总是输。

“可想明白了?”唐无云笑道。

“义父,这时为何?我实在无法想明白。”唐禹觉得自己根本找不到答案。

“原因很简单。”

唐禹竖起耳朵,认真的听唐无云讲解。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你并不去顾全大局,虽然你做到了让每一个棋子都恰到好处,可是你并没有一览整个局势,往往心中囊括整个大局,才能将小局环环相扣。”唐无云道。

“另外,你本身只想着防守,并不想着进攻,这样就导致了你本身并不会利用敌人的每一步,去成全自己的下一步,以及获得正盘棋局的胜利,因此你输了。”唐无云道。

“孩儿受教了。”唐禹虚心接受。

而唐无云却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方式,不要试图改变自己的方式,而是要随机应变,寻找最合适的方式,才能够走的更远,明白吗禹儿?”

“明白!”唐禹点点头,他以前只是为了保守,为了拯救唐无云,因此十分低调,但是以后不同了!他要变强,不然他就会死!

幽灵谷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唐无云,害怕他担心,不过他倒是将和吕布对战的事情,告知了唐无云,唐无云赞成唐禹的做法。

毕竟武者若是不进步,就会退步,想要进步的方法,唯一的捷径就是身经百战!

唐禹选择的方式正式如此,而且他觉得吕布是值得成为他的对手的人,因为实力强大,唐禹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对手!

“禹儿,为父这几天也听到了关于吕布的传闻,他是九转境高手,你觉得你和它对战,有多少把握胜他?”唐无云问道。

“这个孩儿不知,孩儿只知道,若是想要胜过他,不一定比他的境界高,而我就是那个比他境界低,同时又能够击败他的人。”唐禹自信道。

“禹儿,你要知道,说大话可不是武者的根本,你若是说大话,只会让人鄙视。”唐无云开口说道。

“义父,你觉得孩儿像一个说大话的人吗?”唐禹反问道。

“不像。”

唐无云脱口而出,随后两父子相视一下,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传了很远很远。

五天后。

整个弥天宗,大大小小的弟子,和长老,他们都在议论着同一件事,那便是内门弟子第一名,和外门弟子第一名,吕布和唐禹的比斗!

众所周知的是,吕布乃是内门弟子第一名,修为更是达到了九转境,与一些长老的修为齐平,即便是长老,也对他颇为客气,前途不可限量。

而另一名弟子唐禹,他的名气在弥天宗之中,原本并不大,可是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唐禹的名气不仅仅整个弥天宗都已经传扬他的事迹,就是整个帝国,风流帝国,如今也在不断的回响他的事迹。

一人斩杀五大宗门的弟子,丝毫不惧其他四大宗门的威逼利诱,甚至大杀四方,毫无畏惧,唐禹的事迹在众多民众耳边已经神乎其神,唐禹自己听了都感觉面红耳赤,真想说:“这也太能吹了。”

无论外界如何评判,今天弥天宗,唐禹与吕布的决战,让整个弥天宗沸腾,甚至外界势力也想进入弥天宗一探究竟,看看这场旷世之战。

可是他们只能想想,却无法得见,因为这一天,宗主下令,封闭山门,整个弥天宗进入戒备状态,禁止所有人员出入!

此令下去,外界不少势力在猜测,觉得弥天宗如此做法太过隆重,不就是一个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对决,有什么好隐瞒的,当然这是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诋毁的。

有些人说道:“你们想的太简单了,一个大宗门的第一弟子,和一个敢于挑战第一弟子,新崛起的天才,他们这场比赛,必然会倾尽全力,所有底牌全部拿出,若是被你们当看猴子似得,那岂不是太可笑了。”

“这位兄台说的没错,不过有一点还是不对的。”一名青年,年龄在二十岁左右,他此刻插嘴反驳。

“有何不对,你这小子倒是说说。”那名青年不服气了。

“若是真如你所说,大宗门依靠保密,来维持它的位置,那也太小气了,更何况唐禹和吕布两人只不过是弟子,又不是长老只见的比斗,没有必要见不得人。”青年淡淡道。

“若是见的人,那又何必封闭宗门?”

“那是因为两人都是宗门弟子,还未彻底成长,若是被不三不四的人出手暗杀,岂不是太丢人了,要知道猛虎还知护犊,更何况他们两人是弥天宗未来的支柱,损失任何一个人,都是对弥天宗天大的打击。”青年道。

听完青年的话语,弥天宗外面围拢的势力不少人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可是那名壮汉不服气道:“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似得,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被困在外面,根本进不去,你说的一切都是你所猜测的,没有任何凭证。”

“错。”

只见青年开口说道:“我可和你们不同,我是被弥天宗邀请去观看这场比赛的贵客,各位就在此继续等候最终的结果吧。”说完,青年走向封锁宗门的弥天宗弟子方向。

此时,所有人鸦雀无声,看着青年,走向封锁弥天宗入口的弥天宗弟子处,同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银色令牌,眼尖的人看到令牌上写着:弥天宗。三个字。

在众人的疑惑之中,那些封锁弥天宗的弟子,竟然让那名青年进去了,让不少人惊讶无比,感到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其他不服气的势力,横行霸道惯了,见一个青年竟然比他们特殊,立刻上前与弥天宗的弟子理论,道:“你们为什么让那小子进,而不让我们进去?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势力?”

“是啊是啊!这不公平!”

四周喧哗了起来,他们心中都感觉不平衡。

这时,一名弥天宗内门弟子走了过来,道:“叫什么叫?叫什么叫!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弥天宗,是你们能够随便进入的地方吗?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

虽然这名弟子的话语非常霸道,不过却让众人无法反驳,毕竟弥天宗的确不是随便撒野的地方,他们这些小势力,可以在某个城中胡作非为,不过在这里是龙就得盘着,是虎也得趴着。

见众人不再言语,那名内门弟子道:“既然你们心中都有疑惑,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解一番。”

众人立刻打起了精神,认真等候着结果。

“你们只知道弥天宗封闭山门,却不知道我们宗门为何封闭,是为了让某些阿猫阿狗不要胡作非为,因此才封闭山门,除此之外,弥天宗其实早在七天之前,就已经将邀请令发了出去,收到邀请令的,都可以进入弥天宗当看客,至于没有邀请令的,还是该回哪回哪吧!”

那名内门弟子的话语顿时解答了所有人的疑问,他们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不过接下来他们又看到了几个手持令牌的人进入了弥天宗,让他们眼红不已。

最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一个孩子,只有五六岁,完全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灵力,竟然还手中拿着一枚邀请令,朝着弥天宗看门弟子处走去。

“喂!那个娃娃拿的好像正是邀请令!”

“是啊是啊!没错,的确是邀请令,他一个平凡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邀请令,难道是在路上捡的?”有人猜测道。

这时,突然一名虎背熊腰的壮汉,挡住了少年的额去路,道:“小娃子,将你手中的令牌借给我看看如何?”

少年仰头看向壮汉,随后点点头,道:“好呀,不过你可要记得还给我哦。”

“放心,哈哈。”壮汉接过令牌,惊呼道:“竟然是真的邀请令!看来老子也可以进入弥天宗看比赛了!哈哈哈哈!”

四周众人心中后悔莫及,他们没想到少年竟然轻而易举的将令牌交给了壮汉,他们都后悔没有拦住少年,不然那邀请令就是他们的了!

这时,少年似乎感觉到轻易将令牌交给壮汉,有些不妥,想要要回:“叔叔,你看完了吧,那还给我吧?”

少年伸出小手,眼神清澈透明,充满了童真,纯净无比。

可是现实很残酷,那名壮汉一巴掌拨开少年的小手,冷声道:“小娃子,立刻给老子滚!否则休怪老子心狠手辣!”

“你!你怎能这样?”少年气呼呼道。

“哼,老子想怎样就怎样!如果不服,你尽管找人来报仇!”壮汉一副蛮横的模样,完全没有欺凌弱小的羞愧感,反而十分自豪。

就在这时,突然迎面袭来一道强大的掌风,壮汉慌忙之间连忙出手应对,可是却无法改变惨败的结局。

对了一掌之后,壮汉的身体倒飞出去,撞在人群之中,一下撞到了一大片。

此刻,所有人震惊的看着弥天宗入口。

长沙优植口腔医院在线咨询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专家
泉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安徽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最好
徐州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