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苍白之手 第三百四十一章 挑战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3:38

苍白之手 第三百四十一章 挑战

在永冻冰川里沉睡的远古泰坦,接受火焰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的神血,冰冷枯寂的身躯渐渐复苏。

比钻石还坚硬的冰川,出现头发丝粗细的裂缝,以天之锁三角锥穿过的凹坑为起点,慢慢地向周围蔓延。

鲁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计划推进,右手抚胸向默默付出的诸神工匠,致以崇高的敬意,随即转身离开神狱塔耳塔洛斯。

当他抵达上层,蛇足巨人们从刚才的战斗余波中,或多或少了解到鲁斌的真实意图,都恭敬地跪伏在地上。

“很快,你们就会挣脱枷锁,冲出塔耳塔洛斯,向高耸入云的圣山进发,释放出胸膛深处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粉碎诸神的暴行。在此之前,我恳请各位安静地待在神狱,保存自己的体力,绝对不能白白地浪费。”

蛇足巨人们都知道解救者说的都是出于善意,按捺暴躁的脾气,蜷缩蛇足成团,随后坐在地上,放松双手软软地贴在身上,就像一座山峰。

“很快,我就会离开幽暗无光的冥界,回到阳光明媚的地上。在此之前,我希望有谁能够献出自己的牙齿,让我带到阳世,亲手撒播种在地里,培养出专属于我的龙牙兵战士。”

蛇足巨人们对此很感兴趣,不过他们有意无意地推让,目光望着相同的方向,最强的癸干忒斯,阿尔库俄纽斯。

鲁斌抬头望着胳膊可以跑马的蛇足巨人,发现他的块头最壮硕,胸膛至咽喉等部位,遍布水流波纹似的图案。

“元素亲和力烙下的印记?不太像!却接近图腾兽体表神纹,给我的感觉有些紊乱。应该是接受凡人的信仰,留下的刻印……”

鲁斌看见最强的蛇足巨人,沉吟片刻后,伸手往嘴里一抹,就撸下一百颗尖锐的龙牙,表面山腰着金属的光泽,根部却沾染着金黄的血液。

“发了!有了这些,我肯定能种出最强的龙牙兵,挑战难度英雄级别的龙牙兵。”

鲁斌仔细收好,全部放进旅法师之书的仓库里,随即额首致意后,再次激发杀戮之子的特殊权限,从塔耳塔洛斯的三重铜墙,硬生生地开出齐胸高的熔洞,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在他离开没多久,若有若无的欢呼声,在幽冷寂静的神狱回荡,蛇足巨人们彼此对视,很快明白过来。

最强的蛇足巨人阿尔库俄纽斯热泪盈眶,看着渐渐缩小恢复原状的通道:“犹如大地的母亲没有抛弃我们,复仇之时即将来临。”

鲁斌顺利离开塔耳塔洛斯,看见三王之座的百臂巨人,依旧还是老样子。他环视左右,麾下数目超过十一万的冥军,在双头飞龙西西弗斯、极乐鸟俄耳甫斯和狮鹫坦塔罗斯三巨头的统率下,保持着高昂的士气。

“冥界的亡灵还有高昂的士气?这个冷笑话连我都无法相信,更别说其它人。”

鲁斌安然无恙地离开塔尔塔尔罗,第一时间接管冥军的权柄,不顾百臂巨人衰败的脸色,下令冥军前阵变后阵,向极乐之境伊利西亚进发。

双头飞龙西西弗斯听到命令后,忍不住咧嘴狂笑:“终于要向冥界的王者开战,这个时机我已经等待太久太久了。”

极乐鸟冥衣的所有者俄耳甫斯,轻轻拨动灵魂之弦:“集中所有冥权的哈迪斯,不是我们能够对付。我曾经为了妻子的灵魂,谒见这位沉默的冥王,当时祂的光辉就占据极乐之境的五成,令我忍不住瑟瑟发抖。至于现在,哈迪斯已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除了圣山的伟大之鹰,我估计就连大地撼动者都不是对手。”

狮鹫坦塔罗斯一反常态地陷入沉默,回头望着负责断后的恩主,只身一人面对三位百臂巨人,神狱塔耳塔洛斯的看守,毫无惧色地守护着冥军,用自己的强健臂膀,抗住布里阿瑞俄斯等人的压力。

鲁斌等到麾下冥军,首不见尾地横渡冥河斯提克斯,才安心下来地轻轻点头,望着三位百臂巨人:“尊敬的神狱看守,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卸下长久以来,圣山诸神强行赐予的职责,或许可以到处走走,或许可以回到地面,享受温暖的阳光,而不是待在阴暗潮湿的冥界受苦。”

布里阿瑞俄斯始终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封闭塔耳塔洛斯的潘多拉之盒,眼看上面璀璨的光辉逐渐暗淡,眷属后裔的灵魂不知去向,心里顿时泛起酸楚的忧愁。

“可以在塔耳塔洛斯随意进出,即使是永生的神灵,其中的大多数也办不到,神秘的半神,我们都知道你身负使命而来,可是你不能太过分。”

鲁斌忍不住摇头:“过分的是你们,尊敬的百臂巨人,大地之母的孩子,被诸神关押在黑暗深渊塔耳塔洛斯。身为同胞,你们竟然充当看守者,监禁着自己的兄弟,被诸神随意地使唤,不觉得羞愧吗?”

三位百臂巨人知道理亏,顿时闭上嘴巴不再说话,鲁斌眼看目的达到,也不想节外生枝地多事,倒退走了几步后,伺机扭头转身离开,很快追上气势十足的冥军。

回程的大军经过救赎之地,灵魂大漩涡积蓄的新兵,立即补充进入,顺利将冥军总数推到十二万的水平线。

鲁斌的动向,很快被冥界各方势力,尤其是目标所在的极乐之境获悉,能在黑暗深渊塔耳塔洛斯干掉所有巨人眷属,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就让很多冥神震惊不已。

当他们得知高举革新旗帜的冥军,按捺不住地准备携胜攻击极乐之境,就连失去战魂地狱支配权,选择闭门不出的睡神修普诺斯,都忍不住变成巨大的飞蛾,飞抵整军备战的伊利西亚。

睡神修普诺斯直接闯入冥王哈迪斯的宫殿,代表游荡在世间的兄长死神达拿都斯,向沉默的冥界王者,致以崇高的问候。

各方势力立即明白,如果不立即表态,就会遭受双方的打击,随即按照各自的喜好,纷纷选择阵营。

出乎鲁斌意料之外,地狱门的看守刻耳柏洛斯,率领古老的冥兽,加入他麾下的直属军团,类似拉弥亚的低级冥神,却纷纷进入极乐之境,进一步壮大冥王哈迪斯的光辉笼罩之地。

鲁斌看到极乐之境的光辉浓度,高地连赐予冥衣的铠魂都能融化,立即明白自己的咄咄逼人态度,引起冥界土著和冥神的不满,可惜他对此毫不在意,向越来越低沉的冥界天空伸出双手。

冥界的死亡原力沸腾咆哮而来,鲁斌毫不掩饰地接手掌控,引导着革新的潮流,唤起无数被岁月时光遗忘的灵魂。

铺天盖地而来的黑色潮水,极乐之境的光辉,就像海边的礁石,尽管能成千上万次地抗住压力,可是陷在孤岛中没有援兵的困境,迟早会被活活地磨死。

极乐之境并不是铁板一块,在相同的利益下,各方势力或许能握手,不过当他们面对无望的败局,分崩离析只是旦夕之间。

率先投诚的是睡神修普诺斯,鲁斌知道夜晚的飞蛾是关键人物,令祂向冥河斯提克斯发下誓言后,就容许其离开。

以拉弥亚、恩浦萨为首的低级冥神,也忍受不住压力,纷纷离开极乐之境,向鲁斌发下冥河誓言,因此换取自由和安全才敢离开。

冥后泊尔塞福涅无法坐视下去,招来侍女赫卡忒商量应对的策略,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显得如此可笑。

“哈迪斯殿下没有露面是正确的选择,如果开场就是王对王,以后就没有谈判的余地。因此你必须承担起自己的。”

冥后的侍女无可奈何地应命,冥军的首领指明要她,如果仅仅是插上谣言翅膀的传闻,赫卡忒未必会如此忧心,可是冥冥中的命运,已经发出无声的警告。

这一次的会面,很可能会迎来彻底的死亡,因此幽灵和咒语的守护神,不得不为自己考虑。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医院
萧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什么是癫痫
酒泉白癜风治疗费用
白癜风治疗乌鲁木齐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