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诗人蒋勋和他的少年台湾画家的诗人之路

发布时间:2019-06-08 16:41:37
小儿预防感冒药物
小孩发烧怎么吃药
小孩病毒性感冒

比席慕蓉年幼几岁的蒋勋差不多和席慕蓉相似的欧洲游学经历,并且最终也回到了台湾,也许是蒋勋的记忆是从台湾开始的,所以是台湾而不是大陆给了他深深的乡愁,上个世纪90年代末,蒋勋已经回到台湾多年,但郁结在他心中多年的乡愁还久久不肯散去,所以一旦他在报纸上抒发他对他们的乡愁,就一发不可收拾,差不多十年下来,竟能结集为一本不厚不薄的《少年台湾》。

我敢保证,大多数大陆读者象我一样,对于《少年台湾》提到的那二十七个台湾地名听都没听说过,但正这些“小地方”组成了蒋勋对于台湾的记忆,而这些记忆从蒋勋的笔端缓缓流出时,让大陆读者第一次见识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一幅幅关于台湾的速写,并大致拼装出一个关于台湾的依稀轮廓。

我得承认,初读《少年台湾》时它给我的阅读体验与我对它的预期存在着巨大的落差,这都什么啊,又碎又淡又杂。按理说,既然是写台湾的风土人情,总会有一个“总括”性的描写吧,比如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都有哪些民俗,有哪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又美在哪里,但蒋勋偏不这样写,在一个个“少年台湾”里,我们更多地看到的是一幅幅人物速写,具体这个地方是怎样,美在哪里,你自己去得出结论吧。

这些速写的人物群体像里包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妇(《少年集集》)、技艺精湛的陶工(《少年水里》)、复仇少年(《少年南王》)、渔民(《少年望安》)、(《采莲女》)等等等等,明明是要写风土人情,但蒋勋却是在那里塑造形象,而这些形象塑造没有一次是彻底的,只是生活中普普通通的几个场景,至于完整的故事,也得由读者自己去完成。但就在我们报怨蒋勋没有给我们一个完整的风土人情描述时,透过这些人物,我们却依稀淡淡地看到了这种风土人情,在此,我们才领悟了蒋勋的写意功夫,领悟了他的“留白”功夫。还有什么比鲜活的人物更能代表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呢?比如在《少年苑里》里,蒋勋这样速写编织女的形象:“手指像一种语言,像无声的语言。在听觉静止如月色的时刻,你的手指便一一如唇开启了……那些无声开启的唇,每一次开启,其实都有忧愁,有欢愉,有期待、思念、眷恋,有许许多多的纤维缠在一起解不开的牵连环绕……或者手指如唇开启,也有不容易觉察的哀叹、嗔怪、怨怒、沮丧或厌世的烦虑吧。”

蒋勋建议我们读完他的书后最好打起背包,去那二十七个“小地方”看看,在我看来,我们没听说、没去过那些“小地方”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整个宇宙才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安全能读懂蒋勋的乡愁。

蒋勋是知名的画家,他是不是诗人我不敢太确定,但他带给我的诗意,我愿意毫不吝啬地把他归于诗人的行列,如果说关于那些“小地方”的描述是一首首精致的小诗,那么由这些小诗构成的组诗更显出一种深沉的诗意。下面的句子,如果我不是在他的《少年台湾》里看到,我会以为它们一定是出自席慕蓉之手:“那时,我汩汩的泪水,将前去它记忆的终点,如大河流淌,将寻索向何处,去到哪里?是我此刻如何已无法预知的宿命啊。”

丝绸之路经济带海关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系统切换试运行
按摩O2O华佗驾到获1000万美元A轮融资 王亚伟领投
王鸥自称没男友 《周末父母》挑战80后辣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