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猎魂仙君 76、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7:28

猎魂仙君 76、背后的故事

问话的是李建弼,其实也不奇怪,他跟小伍一样,也是冰江人,诚如他所说,冰江大学附近还从来没听说有过什么黑社会。

江若琳离开以后,赵天成却是眼睛一亮,“这个江老师好厉害呀,难怪这么年轻就能当上系主任,想不到她的背景这怎么牛”

小伍顿时哭丧个脸,“完了完了,这回的麻烦大了”

赵天成对此到是不怎么在意,小伍生性跳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都很正常,不过看他失落的样子,赵天成还有有些疑问,“不会吧,这还有什么麻烦的,江老师不是帮咱们都解决了吗?”

不等小伍接话,没起到一向喜欢跟柳十三和小伍抬杠的李建弼到是一反常态的叹了口气道,“老大,你不是冰江人,可能对冰江的情况还不了解,咱们这次恐怕真得大条了,都怪柳十三,我发现你最近火气挺大呀,怎么二话不说就敢动手呢,你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人吗?”

柳十三眨了眨眼睛,原本是想反驳一下的,可是他回想了一下,别说还真是的,自从上次烧纸事情之后,他的脾气真得大了许多,以前好多可以忍下来的事现在都会引发他动手的欲望,难道是因为魔种被激活的关系?

柳十三没说话,但是伍雪武却不乐意了,他眉毛一挑,“怎么着,现在你后悔了?当时去后街,可不是我求着你去的,别说十三,红姐和那个许胖子要不提陆波,你会这么紧张吗?”

“怎么回事,小伍你俩别打哑迷,有什么事说出来,咱们一起合计合计”赵天成一听两人说话,立刻感觉事情不对,很明显伍雪武和李建弼是知道了些什么。

“就像我说的,老大你不是冰江人,可你总应该听说过冰江陆四爷吧,那是冰江黑道上的头号人物,别说冰江,就算是在全国也都是排得上号的人物,虽然说现在没有什么真正的黑社会了,但陆四爷的传说你们总应该听说过吧?”

“陆四爷,陆波,你是说,那一伙地痞背后的大人物是陆四的儿子?”

赵天成一听,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小伍嘴的陆四,正是那一位号称夜夜做新郎的冰江老大,虽然事后有传说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冰江黑道头子,但不可否认,他所在的黑势力团伙确实已经当时冰江最大的黑道势力,据传说,他的势力甚至已经蔓延到了燕北的大部分城市,当时的燕北,除了冰江这个首府城市相对安稳一些外,在外县外市,夜间经常会有枪声响起,据说那都是各伙势力火并的时动用的家伙。

陆四的事已经二十多年了,当时他们几个还都没出生,不过,做为燕北人,陆四的传说总会有人提起,所以,就算他们不知道陆波是谁,但是陆四的名字却是如雷惯耳,早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所谓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陆波既然是陆四的儿子,那怕是陆四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他的势力也绝对不是他们几个本科生可以招惹的。

虽然江老师帮他们摆平了官方,但是如果对方真要计较的话,完全不用通过官方的渠道,那想搞他们几个学生,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那怎么办?”赵天成也懵了,别看他是学生会的干部,可是对上这些社会上的事,他真得没有什么经验。

“现在只好寄希望于红姐了,希望她能顶得住陆波,让对方没有空理咱们,要不然,咱们几个可就惨了。”

小伍有些抓狂的挠了挠头皮,虽然他也有些怪柳十三下手太狠,可这事他还真没有怪柳十三的理由,如果真要怪,还是要怪他自己,如果不是他色胆包天,猛子也不会记住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后来火锅店里的事,就算柳十三最近脾气见长,相信猛子也不会把火撒在他们头上,说到底,猛子还是冲红姐去的,他们真得只是偶遇。

“放心吧,红姐那边也不是省油的灯,陆大少可是冰江道上的大人物,他可没功夫找咱们麻烦,恐怕也就只有猛子他们才会记恨咱们,十三这一次下手又这么狠,十三这一次下手这么狠,估计咱们三两个月是见不到猛子他们了,两个月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

这时候李建弼突然冷笑着着来了一句。

“咦,老二你好像是知道些什么,快点,快跟我们说说?”柳十三这时候却是听出了他话里的味道,这个李老二,看来也是知道一些什么。

“你才老二,你们全家都是老二”

李建弼一听,头发都坚了起来,他对这个词实在是太敏感了。

“好,好,不叫了,快说快说”柳十三一见他发怒,竟然一反常态的没有怼他,反到是举手投降,这样李建弼心生一种成就感,顿时就有些飘飘然了。

于是他嘿嘿一笑,原来就有些油腻的脸顿时有些发亮,“十三呀,冰江的事你们不了解,但是身为郊东人,北琴海边境劫杀案,你总是知道的吧?”

“你是说?”身为郊东人,柳十三当然是听说过这件事的。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因为华夏和罗刹两国的边境口岸开放,大批的商人涌进燕北,许多人因此一夜爆富,但也正因为这样的原因,也滋生了一批与开放口岸相关黑暗势力

猎魂仙君  76、背后的故事

陆四的黑势力团伙案虽然听起来器嚣张狂妄,但其实他也只是冰江的一霸,论到整个燕北的黑暗势力,还要数那些掌控着外贸和走私渠道的家伙。

这些人多数都来自京城,其背后的势力也同盘根错节,那怕是燕北的官方,也不敢轻易向他们下手。后来,因为两国列车通行,大批的倒爷往返于华夏与罗刹国之间,这些倒爷在通商中挣了许多钱,虽然比不了掌握着走私渠道的黑暗势力,但也同样让人眼红。

于是有一些同样来自京城的暗黑势力,悍然对这些通商的倒爷下手,九三年的国际列车案,据说抢劫金额高达七千多万,要知道,这七千多万可就是从列车上抢来的现金和财务,而且是九十年代,难怪黑道势力眼红。

马克思曾经说过,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五十时,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一百的时候,有人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当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冒上绞刑架的危险!

可是,因为他们太过于肆无忌惮,终于引来了国际关注,九三年的时候国家悍然出手,一连打掉四个黑势力团伙,这一记重拳,不但彻底解决了国际列车的安全,同样使得某些黑暗势力元气大伤,情急之下,这些人又把手伸手了口岸走私。

可是,边境走私,并不是谁都能插手的肥肉,这些黑暗势力的动作立刻引起原本掌控口岸走私通道的黑势力的反弹。

北琴海边境劫杀案,就是当时最为让高层震惊的血案,虽然在民间的知名度上远远不如陆四案,但是在高层当中的影响力却是远超过陆四案,甚至连中央的某些领导都受到牵连因此下台。

北琴海边境劫杀案,死亡人数高达百人,受伤都更是不计其数,据说参战人数高达千人,动用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甚至连迫击炮都有,这已经不能算是一场黑势力的血拼了,在高层的眼中,无疑是一场地小型战争。

“可是,这跟猛子有什么关系?”

“嘿嘿,你们不知道吧,红姐背后的老板,据说就是当年北琴海边境劫杀案的一员,不但是参与者,还是高层呢,真要怼起来,陆波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就看他会不会出手了”

赵天成哦了一声,“难怪许胖子说什么这些不是北琴海的话呢,想来他也是知道红姐的背景了?

“那是当然了,要不然为什么红姐会去得那么巧,你们也听到了,如果猛子他们提前知道红姐会去,恐怕他们也不敢搞事了。”柳十三哼了一声。

“可是,这些事你又是怎么的?”赵天成关心的点明显跟柳十三不一样,听到李建弼的分析,柳十三更关心红姐的事,而赵天成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些什么。

“嘿嘿,赵老大,你这话问的,同样都是冰江的人,我总不能什么不知道吧,如果今天不是江老师搬了救兵来,我估计咱们也不会有事,你说对吧小伍?”

伍却是眼皮一挑,“李老二,你这嘴还真要……,算了,我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完,也不理李建弼和赵天成,连跟柳十三招呼也没打,竟然直接倒下就睡。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又分析了好一会,最后确认青龙会暂时不会找他们麻烦之后,这才沉沉睡去。

广元治疗男科医院
广元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广元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广元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