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客徒呓语 第十章 依然如故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6:08

客徒呓语 第十章 依然如故

落日余晖,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撒满整间办公室;

庄风习惯的站在窗边抽着烟,看着那日落时分的江面,黄澄澄的,很漂亮;

正当庄风跟那儿有些感慨着什么的时候,周希林回来了,还带着几个一起;

“少爷,我们回来了;”周希林看着何力跟沙发上睡得挺香的,也没有去打扰,只是轻轻的走到庄风的身后,轻声的说道;

“李大庆,李庆,刘杰,徐卫,杨霖,舒明波,盖洪涛,曾建平;”庄风看着周希林,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跟着周希林一起回来的几个人,一口就叫出了名字;

“少爷……”对于庄风一见着他们,这就能够一口叫出名字,他们这一时给激动得都有些说不出话来,齐齐的跪在那儿;

庄风看着这些人跟那齐齐的跪着,这心里也是有些感慨的;而对于他们来说,在庄家垮塌的十年之后,他们的家主还能一口就叫出他们的名字,这就代表着他们在庄风的心是有着非常的地位,这也不能不让他们感动;

“都起来,跪在那儿好看啊,赶紧着起来;”庄风看着这些人,一别十年,一个个儿的都没变,还是那老样子,心里也极是欣慰;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庄风将这些人给扶起来,嘴里还念叨着;

“少爷,这次不会再走了吧?”徐卫左右看了看众人,似乎是说好的由他来说这话,其他人也都盯着庄风,希望得到他们所想要的答案;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本座会拿回属于我们的一切;”庄风这心里有些难言的情绪,因为这些人见到他最关心的都是他是不是真的回来;特别是看这些人,更是将那难言的情绪给弄得不知道说什么;

想来,周希林去找他们的时候,应该就说过庄风回来,也肯定说过庄风不会再走了,可是当然真的见着庄风的时候,这还是得亲自来确实一下;

“我都跟你们几个说过的,少爷这次回来就不会再走了,看你们还不信;”周希林看着这些人,心里也是高兴;

“我们这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想要少爷亲口说出来,这才能安心;”对于周希林的话,徐卫依然代表着其他几个人说着,同时其他人也在旁边应和着;

“这次回来是不会再走了的,不过你们可别想有好日子过哦;”庄风对于他们的这些侍卫坚持十年还这般的忠诚于他,这也是极为欣慰,同时也得把话说明白了,他庄风是回来了,可是不是回来玩的,他是要拿属于他的东西,那么你们就还得去拼命;

“生死与共;”对于庄风的话,以周希林在内的所有人齐齐的吼出来;

“生死与共;”庄风以同样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应;

曾经的誓言,再次响起,这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找到了那曾经熟悉的东西,也都回到了属于他们的世界;

庄风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吼出曾经的誓言,这心里涌起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世界才是他的世界;

“阿力,睡醒了?”其实何力在周希林回来的时候就醒了,只是还躺在那儿没有动弹;当庄风与他们吼出那句曾经的誓言的时候,何力便已经站了起来,跟着所有的人吼出那句曾经的誓言;

只是这些人太过投入,或者说心里对于这些熟悉的人,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心里有些高兴过头,这都没有注意到何力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

庄风自然是有看到一切,但并没有点破,而是当然众人的情绪稍微的平静些才似玩笑的说着;

“老大;”对何庄风的话,众人才发现何力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跟着就习惯的招呼着;

“兄弟;”何力挨个儿的与这些兄弟拥抱着,弄得这一个个儿的都有那么些酸酸的感觉;

“站着干什么啊都,坐下聊;”庄风看着何力与他的兄弟们相拥,其实也挺感动的;只是他毕竟是一家之主,平日里倒是没有多少的顾忌,但是与他们像兄弟般的相拥,这个还是不能的;

平常宽松随便一些,能够保持那份一起长大的几十年的兄弟情份;但是,也不能太过份;否则的话,谁会将他这个家主放在眼里,有时候这尊卑有别,还是必须得有的;所以呢,庄风只能是有那么点点羡慕看着何力与他的兄弟们相拥,并没有觉着不妥,只是他自己不能而已;

或者说,何力与他们才是真正的兄弟;而庄风呢,无论以前与他们平日多么的随意,也没有多少的顾忌,可是庄风的身份摆在哪儿,同时也是他们打小所接受的教育影响,无论怎么着庄风始终是主子,有些只能是烂兄烂弟才能瞎扯的玩意,那是不能与庄风去扯淡的;

当然,庄风自己也明白这些;所以呢,看着何力与他们在哪儿扯着淡,但在旁边也只能是替他们高兴,毕竟这十年来,还活着的人已经不多了都;

“谁?”正当何力与他们这帮兄弟随意的扯着淡,毕竟这也是分别十年之久,总是有着那么许多的话可以说的;就在这时候,听到谁在哪儿吼了声,这正扯淡呢,也没有注意到了谁说的;

只是在吼出来的同时,李大庆李庆这两兄弟就窜了出去,顿时这都跟着涌了出去;同时,以何力也拉着徐卫和杨霖将庄风给护住;不开玩笑,这庄风才回来,那很多的事都是难以说得清楚,谁也不知道这时候有谁会向他们出手;这一个弄不好,那可就真是麻烦大了都;

以此,这神经是有些过敏了都;以至于其他人都涌了出去,连门口都给堵着了都,不过也只是那么短暂的时间,因为李大庆和李庆这两兄弟已经提着个人在手里了都,这都在看着谁这么大胆子敢跟这儿瞎逛;

“赵义?放开他;”庄风看着李大庆和李庆这两兄弟提着那个人是赵义,这就没什么事了;

其实呢,赵义在庄风走后,跟那一个人放声的哭过一阵;这人呢,有时候就这样,憋在心里,那是越久越难受,一旦放声的哭出来,那也就没有多少事了都;

赵义一个在办公室哭过之后,也仔细的想了许多的问题,包括庄风这次找他的目的;

以赵义能活到现在,那也不是什么傻子,其实中的道道儿,只要用点心去捉摸,这也就想明白了;

以赵义捉摸出来的关于庄风找他的原因,这无外乎是庄风现在回来,需要人手;但是,庄风离开已经十年之久,手里可用的人没有多少;至于为什么找到他,他又凭什么能够得庄风的信任,这一点从庄风与他说起他们家的事,也就能够理解了;

他的嫂子就是邹金凤,那在当年是完全代表着庄风的意志的人物,也就是极得庄风信任的人;而因为邹金凤遭遇的灭门之仇,还有他赵义这么个小叔子一直念念不忘的要报仇,那么就这也算是个重情谊的汉子;

有着这样的情谊,再有着邹金凤的关照,那么能够得庄风看中,也就可以理解了;实际呢,赵义自己想到的东西,与庄风想的差不多;

但是,赵义还有另一个顾虑,那就是黄志和;无论怎么样,黄志和对他赵义都是有恩;现在,庄风很明显的是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那么这个黄志和在庄风的眼里,那不过只是个小角色,也是一个很容易弄死的角色;

可是,如果让他赵义去做这事,他也不会去做;不是跟庄风表现什么重情谊,而是他赵义也有他自己的一些底线,比如这种忘恩负义,为了自己上位而亲手去做掉对自己有恩的人,这个他还真做不出来;

其实呢,这也是为什么这十几年了都,赵义还只是在大都会里做个大堂经理,虽然这个位置在道上也是哥字辈的大佬级人物,可是以他赵义的能力以及资历,那完全可以独自担起这江州一个区县的镇爷的位置;

就为了黄志和当年对他有恩,就一直守在这里,也算是他的弱点了吧;然而,庄风对他的恩情更大,先不多说当年他还是小混混的时候的对他的救命之恩,仅仅是替他给他哥哥报了灭门之仇的这份恩情,那就是十个黄志和对他的恩情都比不上,但是他还是做不出那忘恩负义的事儿来;

庄风对他有恩,黄志和对他有恩,两难的抉择;最后,赵义还是来找庄风,不是他过了自己那一关,而是庄风找他未必就是要做掉黄志和的事儿;

于是赵义便来找庄风,看看再说呗;然则,当他到的时候正听到里边在吼着‘死生与共’的誓言,顿时就有些失神;

生死与共这四个字,那是在江湖都说烂了的话都;可是庄风却跟人在里边郑重其事的宣誓言,让他有些不太明白;可是正是那般的郑重,又让他有些别样的感触;

以此,一时的失神,就在哪想着些什么;就在这时候,李大庆发现外面有个人,就习惯性的出声示警,然后就是李庆跟着两人将赵义给提了进来;

不过就赵义来说,他还真是给吓得不轻;除开他因为失神,让人一下就给擒拿住,这也看出了这帮人的身手都很好;而更让他惊奇的是,庄风昨天回来的时候连他自己个儿在内也就两个人,还穿得那么个破破烂烂的,谁曾想现在居然身边就聚集到了这么多的好手,看来传闻还是有些道理的,庄家还是有些底蕴的;

“坐吧;”庄风对于赵义让侍卫给弄得有些狼狈,也没有什么歉意之类的,自然也不会去责问侍卫出手太重;就他赵义与他的这些侍卫相比,你赵义还是属于一文不值的玩意儿,至少眼下还是;

“庄少爷;”赵义这时候感觉挺憋屈的,他一向自视堪高,谁曾想这接连两次都栽在庄风的跟班手里,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来的好;

“好些了吗?”庄风看着赵义那双红肿的眼睛,并不是太能够确定赵义可以为他做事了的;

“您的大恩,在下愿以性命相报;”对于庄风的关心,赵义自己也是想明白了都已经,现在既然他来了,就听听庄风让他做什么;

“现在不能许给你什么,也用不着觉着亏欠本座的,这次找你,一来是觉着你这个人还可以担当大用,再则是四姐曾经托付本座对你照看一二;”庄风的话说得很直接,因为这是他的习惯,同样这赵义对他不够熟悉,也只能说得直接些,绕得太多,反而弄得不敢相信;

“承蒙庄少爷看得起在下,有什么吩咐,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庄风的话说得很直接,但是赵义却听懂了;

庄风找他,其实还是看在他嫂子的面子上;当然,以赵义来说,有机会上位,那为什么不抓住?难道真的一辈子就只是这这么个不上不下的混混儿?对于黄志和的恩,是要该报,但是有机会站得更高走得更远,他也是不会放弃的;

现在,庄风表明了是要提携他,自然得抓住机会;尽管现在的庄风不比十年前,但是既然十几年前他能从一个给人看场子的小混混做到一统江州诸势力,那么现在也可以;

“好,本座喜欢坦城的人,也就不多废话;找你来就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接手大都会,第二件事就是接管中区所有的场子;”庄风现在的时间有些不够用,也只能是说得直接些;

“庄少爷,在下有些不太明白?”赵义其实有听明白其中的事儿,不就是庄风要接手大都会吗?这本来就在赵义的预料之中,因为这里本身就是庄家的,而且庄风已经在这里了都,那么全权接手这里,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然后让他接手中区所有的场子,这个赵义其实也听懂了的;以江州城的地理形式,有着两条江穿城而过,于是这城区很自然的以江为界,由两江交汇而形成的半岛,这个区域历来都是江州的中心区域,也就是本地人所说的真正的江州城,然后再以江为天然的界线,划为西城区南城区和北城区;

当年的四大家族,其实就是掌控了江州城这四个主要区域的势力;现在庄风让他出掌中区,让他有些不太敢去相信;按以前的说法,这掌控了一个区域,那也就代表着挤身为大家族;而在庄风一统江州之后,进行了重新划分;

最上面,当然是庄家的人;在庄风之下有三大巨头,商业和黑道暴力以走私关系络;而在这三大巨头之下,都还有着更分明的层次划分;

以三在巨头之一的黑道暴力来说,其下层次主要是按照官府的行政区县划分,掌控一个行政区县的被称之为二帅,而一般则称之为镇爷,就镇守一方的意思;在镇爷之下,就是堂口,而堂口的地盘同样是按着官府的行政区域行划分的;堂口之下,才是掌管的场子,以及黑道生意,也包括所有的偏门在内;

从当年庄家势力掌控来说,这几乎是明眼人都看出了庄风的野心;一切都按着官府的行政区域划分,那很明显是要取而代之啊这是;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庄风吃下整个西南半壁的时候,弄得天下震动的原因;

现在摆在赵义面前的是一方镇爷的位置,这样的好事儿就落在他的头上,真的假的,他一时不敢确定;

“你没有听错,以后的中区就由你来掌管;”庄风自然是知道赵义在想什么,怎么可能不知道让他接管中区所有场子是什么意思;

得到庄风的准确答案,赵义一时还真有些愣住了;以赵义此时的在道上的地位,相当于一个堂口的堂主,而这掌管整个中区,那可不是升一级,而是一方镇爷了都,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有时候这惊喜来得太过突然,还真有些吃不消;

“不用太过震惊,现在中区本座还没有拿回来;现在让你出掌中区,那还得你自己去拿回来;”庄风看出了赵义心中的震惊,不过这话还是得说明白了都;

对于赵义来说,尽管庄风又说是还得让他自己去拿回来,但是也足够他动心的了;而且他也不是那种只想好事儿的人,这庄风让他成为一方镇爷,那就知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的,现在宫这样一说,反而是让他冷静下来;

“庄少爷,在下定不负所望,只是有事相求;”赵义是个明白人,既然庄风说得这么的直接,那么他心中的顾虑也得说清楚,不用等到以后再出什么事儿;

“说;”庄风简单的说道;

“那黄志和于我有恩,能不能……”赵义现在的心里,那也是极为矛盾的;一是权势的诱惑,一是于他有恩的冲突,让他有些说不出口;

“不错,有些情谊;黄志和本座自己解决,我会派人给你去接掌大都会,你只需要去接管理场子就行;”庄风看重的不就是这有情有谊的人吗?所以赵义提出来,庄风也是挺高兴的,高兴的是他没有看错人;

“谢过庄少爷;”得到庄风的肯定答复,并没有为难他,这让他终于是打消了最后的顾虑;只是这稍微的想了想之后,又继续的说道:“还有一事,请庄少爷见谅;”

“说吧;”

“在下实力有限,能不能派援些人手;”赵义说这话,倒也是事实;他现在手里的力量确实不足以去接管整个中区,但是他这话也有着另外的一个意思;

虽然是有着邹金凤的那层关系在里边,可他赵义始终是后来的人,这让他去接管中区,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的什么的;以此,他倒是聪明,让庄风派几个信得过的人与他一起,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再说什么了,同时也不会影响到他以后的前程;

赵义倒是对庄风挺有信心的,他相信庄风会重新崛起,到那时候他这么一方镇爷,其实呢也不算多么的重要,所以他想借着这时候就获得庄风的信任,为以后打下些基础;

“李大庆,李庆;你们俩过来;”庄风还真有些欣赏赵义了都,对于赵义心里怎么想的,庄风自然是明白的;这既然明白过来,那也知道赵义这人知道进退,可以算得上是个人物;

“少爷;”听到庄风的召唤,李大庆李庆这兄弟俩便走了过来;

“嗯,你们俩以后就跟着赵义,给他跑跑腿打打下手;”对于赵义知进退,庄风在面上当然也会给足;

“是;”李大庆李庆俩兄弟回答得干脆,只要庄风让他们做什么,那是绝无二话的;

“谢庄少爷;”赵义对此也是没话可说的,你说要人就给你,而且还是给你跑腿打下手的,那还能说什么呢;

“嗯;”庄风点点头,继续的说叫道:“周希林,刘杰,舒明波,盖洪涛,曾建平;你们过来;”

“少爷;”同样的干净利落;

“赵义,他们随你现在去接管大都会;以后有什么事儿,按着老规矩来;”庄风将几人叫过来,对着赵义说道;

“庄少爷,那就辞了;”赵义知道,庄风找他来,这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得开始做事了;

“嗯;”庄风点点,同时赵义便起身离开,然而去不是真的离开,而在门口等着;

在外面混这么多年,那也不能白混不是;这几个人接管理大都会,而庄风就住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些将负责庄风的安全,同时也是属于庄家最高的权力中心的成员,那么有些事就是他赵义能够听的,所以只能在外面先等着;

“你们四个,先将这里接管过来,算是我们回来的第一件事;以后,庄家的一切都会陆续的拿回来的;”庄风其实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因为论办起实事来,这些人都有着足够的能力;

现在庄风说这些,不过只要给他们吃个定心,本人是绝对不会再离开的,回来就从你们开始;

“明白;”对于庄风的话,他们还真是有些激动也有些兴奋,因为他们虽然时隔多年,依然是庄家的人,依然是庄风最看重的人,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变,甚至有那么一种错觉,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并没有过那十年的断层;

随着四人的离开,庄风也算是松口气下来;只要他们初步的掌握了一些力量,那么对于接下来的变故那也是会顺利得多;

至于接下来会有着怎么样的变故,这个庄风只能估算到三分不到,其他的只能是步步为营,随机应变吧;

济南华夏医院的地址
武汉肛肠医院靠谱吗
安庆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贵阳有几家癫痫病医院
深圳检查妇科哪个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