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补天道 九十九章窗外事

发布时间:2019-09-25 20:21:17

补天道 九十九章窗外事

离开郭家堡,孟帅连忙向傅金水请辞,就説久未归家,要回家看看。

傅金水道:“我信封就送到你家里,你若没回家,怎能看见我的信如约前来?

孟帅微窘,圆谎道:“我要回瓜陵渡,好几个月没回去了,要回去禀告父兄,才好去银宁报到。”

傅金水略一沉吟,道:“很好,那也是情理中的事。你去吧。将来若有机会,就在银宁相见。”

孟帅大喜,忙辞别了傅金水,一路愉快地奔向沙陀口。

到了家,孟帅一推门,就见百里晓已经回来了。

孟帅打听八仙剑派的战事,百里晓道:“两败俱伤,八仙剑派丢失了山头,主力撤下,上一辈八大仙人剩下三个,带着三五百弟子往北逃窜。郭家这边也没讨好,死伤惨重,郭家的郭宝蒲和郭宝芒全部战死。”

孟帅道:“全死了么,那还真是……巧合……啊……”説到巧合,顿觉心底一寒,打了个冷战。

百里晓道:“马上凉州的武林就要洗牌,公子参与么?”

孟帅连声道:“免了。我觉得我不适应那口。现在还是勤练武功才是。”

百里晓道:“是了。公子现在基础不错,正是往上奋进的时候。外面的俗事不必理会,倘有纷争,就交给老夫处置吧。”

当下孟帅又回到了闭门练武的规律作息。无非白天练拳,闲时栽培,写生,夜里练龟息功。

他这几日在黑土世界里获得了资质的精华,颇有长进,自觉每日练武不同以外,能够实实在在感觉到了自己的进步。至于他现在的资质是在水准以上还是中人以下,或者已经到了小天才级别,倒也不得而知。

每日练功,日子便如流水一般过去。孟帅不但不参与外务,连外面的消息也不想知道。百里晓有一次提了一句,无非是哪个门派又被卷入灾祸之中,见孟帅兴趣寥寥

补天道  九十九章窗外事

,便不再説下去。只是按照最早的约定,每三天给他试验一门新的武功。

这些日子他试验的武功,便不再局限于凉州,反而往外地展,都是大齐境内名门大派的武功,百里晓道:“凉州我看这么扫荡一遍,还不知道能剩下几门武功,今天您看了,説不定明天就绝种了,看了也白看。不如学diǎn其他的,将来您若真在姜大帅麾下,总要对上那些对头门派的。”

孟帅用心看,也用闲暇时光琢磨这些武功的要诀,能不能与自己太上五法身相结合,再练出新的“法身变”来,却总不得要领。

原来要糅合法身变,最好需要知道彼武功的全貌,潜心琢磨,方能与法身本身合一,展出法身变来。譬如八卦掌,就是龟门自己的武功,龟门弟子自然就了如指掌,方能作为第一门法身变的底子。

自然,倘若是武学到了极高境界,无论体悟还是经验都已臻化境,只要随意看上两眼功夫,就能提炼精华,融入自家法身变中。但孟帅离着那个境界实在差的老远,凭借百里晓指diǎn的一鳞半爪,就想要研究出个所以然,那是万万不可能。

但孟帅也没有丢过一边,而是就这么慢慢自己琢磨,心想水滴石穿,等哪一天开窍了就好了。

有时候他也想过,自己老不开窍,是不是脑子不够数?也该弄diǎn脑子补一补了。

如此安排生活,已经十分充实了,孟帅几乎忘了自己曾经很好奇的“封印师”这门学问了。

直到有一天。

这一日孟帅临睡觉前一拉床单,把一本破旧的册子带到地下,随意瞄了一眼,就是高崎那本笔记,也不在意,一伸手抄了起来。

就在他这一个抄起的动作的同时,书页被带的翻动了两三页,露出一行大字,上面写着的是“三大基本印法”,另有小字批注:“完全印”。

完全印?

那是什么?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孟帅兴趣一起,便拿过来细读。

仔细看了一遍,孟帅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高端的完全印,也不怎么样,层次算比较低的。

所谓“完全印”,就是不依靠印坯乃至印图的印,印和封合一,在一瞬间完成并挥作用的封印,就是所谓的“实体印”。

完全印似乎很是玄妙,但实际上却是最低端的。因为越是高级厉害的印图,就越是复杂繁琐,对封印师的专注力要求越高,是不可能一气完成的。何况大多数封印的效用是作用于封底诸如武器之类上的,不可能在一瞬间凭空挥效用。就凭这一diǎn,百分之九十九的印就不可能成为完全印。

就连水思归演示的那个“开锋印”,虽然印在一瞬间完成,而且也没有依靠印坯,但最后还是封在封底上,也就是那把铁剑上,并不是直接挥作用,所以也不能称为完全印。

后面高崎标注了,真正为封印师所熟知的完全印,就只有三个,也是所有印中最简单,最基本的三个,堪称是所有印法的基础,学徒用来练手的。

这三个印是“百川归元印”、“大力开山印”和“咆哮流弹印”。

孟帅看别的还可,看到“大力开山印”,一拍腿,叫道:“原来这东西在这儿呢,他可把我唬的不浅。”

怪不得水思归听到高崎给他演示“大力开山印”,立刻就断言高崎是个不学无术的菜鸟,原来这大力开山印基础的不能再基础了。高崎看来学的年头也不短了,竟然只能拿出基本印法来充场面,这个水平也次得很了。

孟帅随手翻了一下那本笔记,一共也就三十来页,这大力开山印在第五页就出现了,可见高崎连这破破烂烂的笔记都没学透。孟帅暗道:看来他脸皮不薄,倘若是我学的这么慢,那得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封印师,哪还有脸满世界嚷嚷呢?而且他弑师也忒没道理,就这个脑子,别説把师父杀了,夺取什么秘籍自学,师父一口口喂还把咽不下去噎死呢,还学人玩恶徒叛师那一套,那都是给天才弟子玩儿的好不好?

继续往后翻,连续三页,都是图画。每一页上有一个人形图,人身上有些箭头标注。看起来跟内功的图谱相仿。

孟帅还第一次看封印师的印图,本来只道是鬼画符一样的东西,但现在看来,似乎和内功相差不远。所差者,就是这些箭头的线路相当琐碎,而且并非是一股,而是从身体里来的数股气流,以不同的方向运动。

孟帅略一尝试,立刻感到了困难。他龟门的龟息功内息搬运已经很繁琐了,但还是一股气流在体内循环,搬运周天。而笔记中第一个最简单的“百川归元印”就已经有六股气流从四肢,头脑,脏腑同时流出,汇聚在手上。这是何等强大的操纵能力?归不得需要极高的精神力。

看到这里,孟帅倒觉得有些冤枉高崎了,不是高崎不中用,这门功夫确实有些难度。

孟帅好奇的看着人形图的手,六股气一直通往手心,在手中形成了一个气旋,这是百川归元印修炼成功的标志。不知道成功之后,到底有什么效果?

这个印是封印术的起diǎn,只有做到百川归元印,才可以自称为学徒,否则就是连学徒都算不上的门外汉。

孟帅翻看了一下后面高崎的记录,上面有他自己的批注,从一窍不通到完成了第一个百川归元印,用了三个月时间。

三个月?好像很长啊。

孟帅原身体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他好像依稀记得,前身从开始练“龟息功”到培养出第一缕气感,也就是一个月时间。那可是从无到有,最艰难的第一步。而且孟帅前身的资质本来也不好,经脉根骨无一足取,就算高崎也是中人以下的资质,但这只是控制气的手法,并非从头培养,也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入门,可见难度。

孟帅沉吟了片刻,还是打算试一试。毕竟这个印法看来有些难度,但终究不是不可理解的。如果能跨过学徒这个门槛,去天幕找竺继雪也不丢人了。

等等……去天幕就是去天幕,跟找竺继雪有什么相干?

孟帅将乱七八糟的念头抛诸脑后,下定了决心,先按照龟息功的法门来调动内息,毕竟龟门唯一的内功心法在内力的运用上很有一套。

他没有师父教导,不知道同时动几路内息的技巧,只好按照最笨的办法来,就像当初钟少轩教导他学习八宝铁莲子暗器的方法一样,先从一路开始,一路内息分别从四肢躯干按照路线走一遍。然而试试同时两路、三路,最终达到六路。

这样循序渐进,就算慢一diǎn,最终还是能完成的吧?

唯一可虑者,就是他进步太慢,别説赶不上年底的天幕,就是过了三个月,比高崎用的时间更长,也足以让他不爽了。

多想无益,试试看吧。

他的手指在笔记上一划而过,就从——右手这一路开始好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有哪些专家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