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艾尔编年史 (一一五)降临(柯尔,I)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6:21

艾尔编年史 (一一五)降临(柯尔,I)

“嘿,柯尔。前两天的战况听说了没?”

名为柯尔的青年将目光从远方收回,愁眉苦脸地看了身旁金发的同伴一眼。

“当然,枫叶堡被攻陷

,然后由联邦接管——这是第三个。”他叹了口气,“说不定很快就该轮到咱们了,罗杰斯。”

“那又如何?”他的同伴显然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哪怕明天就是末日,今天该吃的饭还是得吃!”他抬起手,在柯尔头顶用力揉了一把,“别忘了你是为什么来这儿的!对了,喝一杯去怎么样?”

“反正不是为了吃饭。”青年低声嘀咕道,抬头看着远方的夕阳,“今晚有我的岗,改天吧。”

“明天晚上,就这么说定了!”罗杰斯满意地拍了拍手,“等我再去问问玛姬,能喊上她一起就更完美了——”

他心满意足地走下城墙,留下柯尔一个人望着天空。年轻的修士听着脚步声远去,露出有点无奈,却又带着温暖的浅笑。

距离他加入《黑鸦骑士团》——这个信奉者玛尔母亲的修士会,已经八年有余。罗杰斯是与他同期的修士,两人在新团员的训练中被安排在一起,之后又分配到同一个小队。时至今日,两人均升任为团内的中队长,居住地也从花叶领移动到了新落日堡——《黑鸦》当前的军事与行政中心。

他们两个的性格爱好相差甚远。研究历史与各类传说是柯尔闲暇时的乐趣,要塞资料馆中的数百本相关藏书,他几乎每一本都仔细读过。他还写了好几本骑士,大多建立于架空的历史——在团员中的反响不错;除了母亲的神术,连炼金术和秘术他也稍有涉猎。

由于闲暇时很少出门,柯尔被安了一个‘家里蹲骑士’的绰号;他的同伴则热衷于四处旅行,或是参与各类聚会。黑鸦骑士在帝国的地位不低,罗杰斯既健谈又没有架子,收到的邀请总是很多。两者并无优劣之分——对于玛尔的骑士,追寻属于自己的生活乐趣,本就是毕生的信条。

许多年过去,罗杰斯换了很多新朋友,而他甚至结了婚也有了孩子,两人的关系却不曾随时间淡化。每当对方有什么烦心事,总是会来找他倾倒苦水;而若有什么「有趣」的事,亦从不会忘记了他。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孽缘吧,柯尔心想。虽然感觉还不坏。

他抚摸着「门」字型城垛的青砖,回想这座堡垒的过往。

新落日堡于一百零四年前始建,如今已是帝国南部最庞大和著名的城堡之一。堡垒位于兰顿平原西部,距离帝国边境约四十公里,西弗兰河流经它的南北两侧,构成优秀的天然屏障。

七十六年前,为了褒赏《黑鸦》扶持其登基的功绩,「降临者」格里芬四世将这座前任帝王的行宫,连带周边土地一同赐予骑士团。在那之后,骑士团又对进行过许多次修缮与扩建,尽可能保留原本风貌的同时,将其改造为真正易守难攻的要塞。

一直以来,柯尔都不认为这些坚固的城防体系能够派上用场。格里芬四世退位以后,如今的山德鲁一世同样依赖着《黑鸦》的战力,几乎不可能出兵讨伐骑士团。南方的菲尔联邦向来缺乏侵略性,有些骑士甚至会在空闲时担任联邦商人的护卫,借此赚取一笔额外收入。

而今,它看上去有了点意义——却仍旧未必。

自帝国向其宣战,并且大败而归后,沉寂了近半个月的联邦终于开始动作。仅仅三周的时间,洛瓦斯堡,银霜堡和枫叶堡先后沦陷,过程近乎如出一辙。

巨龙们成群结队地飞临上空,用法术与吐息将城堡的防御轻易摧毁;他们随之化为人型,冲入要塞内部,杀死任何敢于反抗的幸存者。等到城堡里剩不下几个活人,来自菲尔联邦的雇佣兵才前来收拾战场,同时将城堡挂上联邦的旗帜。

根据柯尔听到的传言,至今为止,敌人还不曾攻击过缺乏防御的城市与小镇。这对他算不上好消息:新落日堡看起来就是个适合的目标,而且距离枫叶堡不到一百公里。比起那三座要塞,它的确拥有更多驻军,但柯尔不觉得凭借一群玛尔的骑士——哪怕算上用神术加固过的城壁,以及城内临时增设的四座神术大炮——就能够击退那些可怕的魔法生物。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半年前妻子完成生育,目前正和女儿一同在邻近的庄园休养。按照《黑鸦》的律法,若他在战斗中身亡,妻子每月都将得到来自骑士团的抚恤金,直至她找到新的丈夫。若她愿意,骑士团也可以为她提供工作——当然,前提是她拥有相符的能力。

他总是容易想得太多,这是个坏毛病。柯尔吐了口气,走下城墙,来到城堡一层的《红斗篷》酒吧。值岗之前不允许喝酒,他便要了一杯热羊奶,两片烤过的面包和一小块黄油,花去十三个铜子。这些食物原本只需要大概一半的价格,因为与联邦的关系破裂,帝国南方的物价整个都提升了许多。

温热的食物让柯尔的心情略有好转。他摸了摸肚子,悠闲地坐了一会儿。周围传来的讨论声多半与联邦的动向有关,但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新消息。看着天色转暗,年轻的骑士伸了个懒腰,走向城墙下方的空地。

几名年轻人已经等待在那里,都是所属于他的骑士团员。过了几分钟,余下的十数人也先后到齐。柯尔拍了拍手,他们迅速排成一列横队,如同之前的每一次。

柯尔将目光从这三十一名骑士脸上扫过,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没有人缺席,而且精神都不错。”他转头望了一眼天空,夕阳的红幕已余不多,而银月尚未升起,“你们的值岗在午夜结束,然后第四中队会与你们交接。”他清了清嗓子,“没什么问题的话,两人一组,和以前一样各自就位巡逻。”

“我有问题!”右侧的一名团员举起手来,他有着灰色的利落短发,脸圆圆的,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下,“要是看到龙来了,该怎么办?”

柯尔舔了舔嘴唇,思索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回答这个问题。然后他摊开双手,学着罗杰斯的语气,“不管看到什么来了,该做的事情都一个样——回来和我报告,接着向玛尔母亲祈祷,最后战斗!明白了么?”

他抬起手,在胸口划出如同倾斜沙漏般的,玛尔的圣徽。对面的团员们齐声应答,依样祈祷,然后各自散开,前往他们预定的岗位。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电话是多少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手术多少钱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的电话是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需要多少钱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的电话号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